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实践 > 工作研究

论见义勇为的民法问题

 

摘要:见义勇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笔者通过在基层工作后发现“见义勇为”的精神慢慢的被消弱,很多地方(包括笔者工作的地方)出现了“英雄流血又流泪”的境地,以致后来“英雄”越来越少的局面。这不仅与社会的诚信缺失相关,还与见义勇为者的物质方面的保障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有联系的。笔者主要从见义勇为的概念及其民法性质、无因管理、民事法律关系、债的产生、归责原则以及法律适用等方面进行阐述。从民法方面进行分析寻找对见义勇为者的利益进行有效保护的路径,拟对指导人民调解工作中涉及见义勇为的民事纠纷问题提供理论参考。

 

关键词:见义勇为;无因管理;归责原则;民事救济

 

 

见义勇为问题一直是人们重视的道德问题和法律问题。从民法层面上分析,该行为分为两种情况:一是没有产生法律后果的事实行为。即见义勇为者实施了行为,本人未受到任何损害,本人的行为也未造成任何损害。二是产生法律后果的法律行为。即见义勇为者实施了行为,本人受到损害,本人的行为造成了损害。本文主要讨论后一种情况,且以见义勇为者的利益为核心进行探析。要对见义勇为的民法问题进行正确的分析论证,就必须从现有的法律中去挖掘相关的理论依据和法律规定。

 

    一、见义勇为的概念及其民法性质

(一)见义勇为的概念

1.见义勇为的一般概念

根据《汉语大辞典》的解释,见义勇为是指:“看到合乎正义的事便勇敢地去做。”最早出现于《论语·为政》:“见义不为,无勇也”。由此看来,见义勇为在我国古代就被人们看成是一种正义勇敢的事情,是传统的美好的道德行为。而今天也被人们看作是社会主义价值观和世界观的道德规范和行为的标准。

2.见义勇为的法律概念

有的学者认为:“见义勇为是指当他人或国家、集体、社会的权益受到的损失和侵害时,不顾个人利益,维护非己权益的行为。”相关地方性法规也有不同的见解,有的认为:“见义勇为,是指不负有法定职责和特定义务的公民,为保护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他人人身、财产安全,制止正在发生的违法犯罪或抢险、救灾、救人,表现突出的行为。[]还有的认为:“见义勇为,是指个人非因法定职责,为保护国家、公共利益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安全,不顾个人安危,制止正在发生的违法犯罪行为或者抢险救灾、救死扶伤的行为。”[]笔者认为,见义勇为应当是指:不负有法定或者约定救助义务的公民,为使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和他人的人身财产利益免受或者少受不法侵害、自然灾害或者意外事故造成的损害,冒着较大的人身危险,挺身而出,积极实施救助的合法行为。根据定义,见义勇为的构成应当具备以下要件:

(1)主体要件

主体是不负有法定或者约定救助义务的公民。首先,救助者不负有法定救助义务。负有法定救助义务的公民实施救助行为不能成为见义勇为的主体,就其实质是执行职务的必须要求,负有法定义务而不作为的,则构成失职。比如说:消防官兵在抢险救灾过程中进行抢救,警察遇到小偷偷钱包或者抢劫所做出的行为。另外,还要求其法定义务与其救助行为相适应,不相适应也不能成为法定义务。如法官遇到抢劫而上前制止的行为。其次,救助者没有约定的义务。负有约定义务则是履行应当履行的约定义务。再次,行为人应当是自然人。这里的自然人不要求是否具有民事行为能力,也不要求是否具有我国国籍,更不要求是否具有政治权利。法人[]不能成为见义勇为的主体,因为其权利的行使是依靠自然人的行为才得以实现的,这种行为直接体现在自然人的身份上面。

(2)客体要件

客体即救助者救助的对象。是指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和他人的人身财产利益。这里的利益主要是相对于我国的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和我国公民的人身财产利益而言的,在此范围之外的利益视具体情况而定,这里不作评论。本人的人身财产利益不能成为救助的对象。

(3)主观要件

要求救助者主观上有使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他人利益免受或少受损害的意向,不违反社会道德,且其行为在合法范围之内。笔者认为如果行为人主观上没有这个意向,则不能构成见义勇为。这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为了得到报酬、自身利益或者其他目的的,不能构成见义勇为。另一方面是行为人没有认识能力而实施行为的。比如不能辨别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在巧合的情况下实施的行为在客观上救助了被救助者[],不能构成见义勇为;再如具有认识自己行为能力的人但没有救助意向,实施其他行为在客观上救助了被救助者,亦不能构成见义勇为。如果行为人具有救助意向的同时还具有伤害或者杀人的故意则其行为超出合法范围,不能构成见义勇为。

(4)客观要件

要求被救助者客观上受到不法侵害、自然灾害或者意外事故,行为人实施了救助行为且冒着较大的人身危险。这一要件体现出行为人实施的行为与被救助者得到的救助具有因果关系,没有受到不法侵害、自然灾害或者意外事件即使实施了救助行为或者实施的救助行为与发生的侵害没有因果关系,也不构成见义勇为。另外,见义勇为之所以被人们称颂,因其实施救助时冒着较大的人身危险。它与助人为乐不同,助人为乐一般不存在人身危险。

    (二)见义勇为的民法性质

对于见义勇为的民法性质,理论界大致存在以下几种观点:

    1.契约合同

受害人在危急的情况下向第三人发出了要约,而见义勇为者便以此要约做出了承诺,从而形成一种合同关系。具体分析看来,合同行为是一个以设立、变更、终止一定的民事法律关系为目的的法律行为。见义勇为行为与契约或者合同行为有着本质的区别。见义勇为更多的是出于保护社会安定、有序等公共利益和他人利益的目的,体现良好的品行和高度的社会责任感,而不是出于订立合同的目的。据此,该种观点是不恰当的。

    2.正当防卫或紧急避险

依据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八条规定:“因正当防卫造成损害的,不承担民事责任。正当防卫超过必要限度的,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第一百二十九条规定:“因紧急避险造成损害的,由引起险情发生的人承担民事责任。如果危险是有自然引起的,紧急避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或者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因紧急避险措施不当或者超过必要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紧急避险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在正当防卫或紧急避险行为中也有部分是见义勇为的,可以适用民法的有关规定。但是,正当防卫或者紧急避险与见义勇为并不能等同,而是一种交叉关系,因为正当防卫或者紧急避险行为不仅可以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还可以是为了维护国家、社会公共利益或他人的利益,而见义勇为行为的实施只能是为了维护国家、社会公共利益或他人的利益。见义勇为可以是正当防卫或者紧急避险,正当防卫或者紧急避险不一定是见义勇为。可见,见义勇为与正当防卫或者紧急避险并不完全等同。

    3.防止侵害

依据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九条规定:“因防止、制止国家的、集体的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遭受侵害而使自身受到损害的,由侵权人承担赔偿责任,受益人也可以给予适当的补偿。”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防止侵害是指行为人无法定或者约定的义务,为避免或者减少国家、集体或他人利益的损害。而对正在发生的不法侵害予以制止或排除的行为。见义勇为与防止侵害在一定程度上有相同的地方,但也完全不能等同。主要原因是:见义勇为的范围大于防止侵害,见义勇为不仅可以针对不法侵害还可以针对自然灾害或者意外事故,而防止侵害一般只能针对不法侵害。当行为人针对不法侵害而做出防止侵害的行为时,我们可以认为是见义勇为。

 4.无因管理

目前较多学者采取的是这一观点,认为见义勇为就是一种无因管理行为。笔者较为赞同这一观点,但并不排除其他观点[]。应当视具体情况而定,当见义勇为行为符合其他观点要件并且其他观点能涵盖该行为的时候,也可以认定为其他观点。该观点的法律依据主要是我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三条的规定:“没有法定的或约定的义务,为避免他人利益受损失进行管理或服务的,有权要求受益人偿付由此而支付的必要费用。”这里的他人利益应当是指本人利益以外的利益,包括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当然包括一般的他人的利益。

 

    二、见义勇为与无因管理

无因管理法律制度最早源于古罗马法,近代各国民法建立了相应的无因管理法律制度。无因管理分为正当无因管理和不正当无因管理。就事理而言,擅自对他人事务进行管理,是对他人权益的侵犯,应属侵权行为。但民法着眼于社会生活的连带关系,为鼓励互助义行、倡导社会互助的道德追求,特设无因管理制度,确认无因管理的合法性,赋予正当无因管理行为的违法阻却效力,体现公平正义的法律精神。

(一)无因管理的构成要件

我国《民法通则》也有关于无因管理法律制度的规定,具体体现在《民法通则》第九十三条:“没有法定的或约定的义务,为避免他人利益受损失进行管理或服务的,有权要求受益人偿付由此而支付的必要费用。”依据该条得知,无因管理是指没有法定或约定的义务,为避免他人利益受损失进行管理或服务的行为。无因管理(包括正当无因管理与不正当无因管理)有三个构成要件[]

1.管理他人事务

管理他人事务是无因管理的首要条件,没有对他人事务进行管理,当然不会成立无因管理。他人“事务”主要指一切能够满足生活利益并适于作为债的客体的事项。可以是财产性事项也可以是非财产性事项,可以是继续性事项也可以是一次性事项,可以是民事法律行为也可以是事实行为。误将自己事务当成他人事务管理,即使具有管理意思也不能构成无因管理。

2.为他人利益而管理

管理人主观上有为他人利益管理的意思。即管理人认为其所管理的是他人 事务,并欲使管理事务所生的利益归于他人。为他人利益兼为自己利益仍可在为他人利益范围内成立无因管理。

3.无法定或约定义务

管理人出于履行法定义务或者约定义务管理他人事务的,不成立无因管理。管理人超出法定或约定义务范围的,可以就超出部分成立无因管理。

(二)见义勇为与无因管理的关系

通过比较见义勇为和无因管理,两者在很多方面极其相似,只不过无因管理在外延上包括了见义勇为。无因管理除了正当无因管理与见义勇为相交叉外,不正当无因管理不成立见义勇为。见义勇为如果不是纯粹的道德行为(即产生了债的关系的行为),则成立无因管理。但是无因管理并不都成立见义勇为,因见义勇为与无因管理在很多方面存在着差异:

首先,见义勇为行为的主体只能是自然人,而无因管理人既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是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其次,见义勇为的客观要件上要求受到不法侵害、自然灾害或者意外事故,假想的或者并没有发生的侵害,则不能予以防止或制止。无因管理的发生要求本人对自己的事务或财物一时失去控制,不能进行管理,可能会出现利益丧失的危险。

再次,见义勇为存在一定的人身危险性,而无因管理并不一定都存在人身危险性。

同时,见义勇为与无因管理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无论是管理者还是见义勇为者都没有法定或者约定的义务;无因管理行为和见义勇为行为都是不以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法律关系为目的的行为;两者都具有阻止不法侵害、防止自然灾害或者意外事故的意图,行为具有违法阻却性;两者都要求行为人主观为了他人的利益而实施行为。

综上所述,见义勇为可以构成无因管理,无因管理并不能完全等同于见义勇为,我们应该根据具体情况加以区别。

 

    三、见义勇为的民事法律关系

见义勇为行为引起的民事法律关系主体一般有三个:即见义勇为者、侵害人和被救助者。在紧急避险的情况下实施的见义勇为行为可能存在利益受损害的第三人。在没有侵害人的见义勇为(自然灾害或者意外事故)中,则只有见义勇为者与被救助者或者利益受损害的第三人。

(一)见义勇为者与侵害人之间

当见义勇为者在救助过程中受到侵害人的侵害时,见义勇为者与侵害人之间便产生了民事法律关系了。当见义勇为者在救助过程中的行为超过必要限度或是超出合法范围,造成不应有的损害,亦产生民事法律关系。

(二)见义勇为者与被救助者之间

当见义勇为者因救助而受人身或财产上的损害时,他们之间便产生了民事法律关系。见义勇为者在实施救助行为时应当有合理的注意义务,如果见义勇为者违反合理的注意义务造成被救助者不应有的损害时,亦产生民事法律关系。一般情况下,见义勇为者与被救助者之间存在无因管理关系。

(三)见义勇为者与利益受损害的第三人

当见义勇为者在实施见义勇为行为超过必要限度或违反合理的注意义务,造成第三人损害时,便产生了民事法律关系。这两者之间只存在单向的民事法律关系,即见义勇为者侵害第三人。

 

    四、见义勇为所生之债、归责原则及其法律适用

见义勇为存在着一定的人身危险性,财产也可能存在受损的情况。见义勇为者与侵害人、被救助者和第三人之间必然会出现债的关系。出现债的关系必然会牵扯到责任的追究,归责原则在这里起到了关键性作用。法律的适用问题也决定着责任的追究和归责原则。

(一)见义勇为所生之债

债的产生原因一般包括意定之债(基于法律行为产生的债)与法定之债(基于法律规定产生的债)。意定之债,具体包括合同、单方行为和共同行为。法定之债,具体包括侵权行为、无因管理、不当得利、缔约过失、拾得遗失物、亲属间的扶养请求权和受益人的法定补偿义务。

见义勇为所生之债主要包括以下两种:

1.无因管理之债

当见义勇为构成无因管理时,则见义勇为者与被救助者之间便产生了无因管理之债。无因管理一经成立,则管理人的管理行为为合法行为,即构成正当无因管理;管理人与本人之间产生债权债务关系即无因管理之债。亦即救助者与被救助者之间构成了无因管理之债。

2.侵权之债

侵权行为可以构成侵权之债,侵权之债的产生一般应包括四个要件:即违法行为、损害事实、因果关系和主观过错。特殊情况下,只需有违法行为、损害事实和因果关系。见义勇为可以构成侵权之债,具体分为以下几种情况:

(1)见义勇为者受损害的情况下

这种情况一般是侵害人的侵权行为所引起的侵权之债,包括人身损害和财产损害。

(2)见义勇为者造成被救助者受损害的情况下

这种情况下主要是指见义勇为者违反适当的注意义务造成了被救助者不应有的损害,而该损害是可以避免的,亦构成侵权之债。

(3)见义勇为者造成侵害人受损害的情况下

这种情况值得注意的是见义勇为者实施行为超出合法范围或必要限度,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这种损害也是可以避免的,也构成侵权之债。

(4)见义勇为者造成第三人受损害的情况下

这种情况下是指见义勇为者在实施见义勇为行为过程中造成第三人受损害,一般要求超过必要限度或违反适当注意义务或超出合法范围。最为普遍的是避险过当,构成侵权之债。

(二)见义勇为的民事责任的归责原则

关于见义勇为的民事责任的归责原则,目前的观点不一,有的主张公平责任原则,有的主张过错责任原则,还有的主张无过错责任原则。笔者认为,见义勇为的民事责任应当视具体情况而定,根据不同的情况适用不同的归责原则,而不应该一味地认为它适用于哪一种归责原则。主要依据以下情况处理:

1.构成无因管理之债的归责原则

当见义勇为者与被救助者之间形成无因管理之债的时候,我们一般应当依据我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三条:“没有法定的或约定的义务,为避免他人利益受损失进行管理或服务的,有权要求受益人偿付由此而支付的必要费用。”这里适用的应该是无过错责任原则。当然要求见义勇为者实施的是正当无因管理,如果是不正当无因管理则不构成见义勇为,也就不存在无因管理之债。

2.构成侵权之债的归责原则

构成侵权之债的归责原则也应该视具体情况而定,大致分为以下几种:

(1)见义勇为者受损害的情况下的归责原则

见义勇为者受损害一般是侵权人的行为引起的,处理该情况的时候我们一般可以依据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民法通则司法解释》第142条[⑦]处理。另外,我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因防止、制止他人民事权益被侵害而使自己受到损害的,由侵权人承担责任。侵权人逃逸或者无力承担责任,被侵权人请求补偿的,受益人应当给予适当补偿。”这里体现的是过错责任原则和公平责任原则。当有侵害人且侵害人实施了侵害行为时,应当由侵害人承担赔偿责任,适用过错责任原则。当无侵害人、侵害人无力赔偿或者侵权人逃逸的情况下,适用公平责任原则,由受益人给予适当补偿。

(2)见义勇为者造成被救助者受损害的情况下的归责原则

这种情况下造成的损害,目前没有法律予以明确规定。笔者认为,一般可以参照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九条[⑧]的规定处理。从该条的法理精神可以看出紧急避险人在合法范围内,没有采取措施不当或者超过必要限度,是不承担民事责任的。那么,见义勇为者只有在违反适当的注意义务的情况下,即存在重大过失或故意,才承担民事责任,且只能适用过错责任原则。 

(3)见义勇为者造成侵害人受损害的情况下的归责原则

这种情况下造成的损害,一般可以依据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八条的规定处理。即:“因正当防卫造成损害的,不承担民事责任。正当防卫超过必要限度的,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该条规定体现出了见义勇为者在造成一般损害的情况下是不承担责任的,只有超过必要限度或超出合法范围才承担责任。这里适用的是过错责任原则。

(4)见义勇为者造成第三人受损害的情况下的归责原则

这种情况下造成的损害,一般可以归结为紧急避险造成他人损害。可以依据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民法通则司法解释》第156条[⑨]的规定处理。从这两条体现出,见义勇为者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也不承担责任,而是在有重大过失和违法适当注意义务或超出合法范围才承担责任。适用的是过错责任原则。同时,由引起险情发生的人承担民事责任;行为人采取措施又无不当,受害人要求补偿的,可以责令受益人适当补偿。这里体现的是过错责任原则和公平责任原则。

3.特殊情况下的归责原则

该种情况是指,当见义勇为者是未成年人,且没有经济能力,在实施救助过程中违反适当注意义务和有重大过失或超出合法范围给他人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情况下。这种情况应当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由其监护人承担民事责任。

(三)见义勇为的民事法律适用问题

见义勇为的民事法律适用关系着见义勇为者的人身权益和财产权益的有效保障。有的观点认为应该只适用某一个方面的规定,如无因管理、侵权责任、防止侵害等。在笔者看来,不应该只适用某一个规定,而是应该根据不同的情况处理,或是依据见义勇为者的请求处理,只要符合其构成要件就可以适用其规定。主要分为以下几种:

1.见义勇为者受损害请求适用无因管理

依据我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三条的规定,当这里的他人利益是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时候。这主要是指自然灾害或者意外事故发生的情况下,见义勇为者实施了无因管理行为,当然也不排除不法侵害。国家应该由财政偿付由此而支付的必要费用给见义勇为者,这里的必要费用适用最高人民法院《民法通则司法解释》第132条的规定,包括在管理或者服务活动中直接支出的费用,以及在该活动中受到的实际损失。如果是社会公共利益则考虑由见义勇为基金会偿付由此而支付的必要费用给见义勇为者,见义勇为基金会或者法律法规有奖励的不受奖励的限制。

2.见义勇为者受损害请求适用侵权或损害赔偿

依据我国《侵权责任法》和《民法通则》的相关规定,见义勇为者可以请求侵权人赔偿侵权责任或者侵害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受益人给予补偿。这里值得注意的是,侵权人和侵害人承担的是赔偿责任,而受益人承担的是补偿责任,其补偿责任是以其受益的多少及其经济状况来确定的。这一点在保护见义勇为者的权益上是不利的。

3.见义勇为者造成他人损害的法律适用

这种情况下的法律适用问题一般是很谨慎和严格的,主要的依据是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八条和第一百九条的规定。从保护和鼓励见义勇为的角度出发,见义勇为者如果实施行为在合法范围内且没有违反适当的注意义务,也就是具有轻微过失,见义勇为者不必承担民事责任。如果是具有重大过失,则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五、对现行民事法律关于见义勇为规定的看法

目前,我国有很多观点认为应当修改或增加具体的民法条款对见义勇为进行保护,甚至认为应该制定专门的《见义勇为者权益保护法》对见义勇为者进行保护。笔者认为,现行民事法律关于见义勇为的规定存在一定的问题,需要进行补充说明。

例如,我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三条的规定中,“他人利益”包不包括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这里需要予以明确。从保护见义勇为者的权益出发,应当包括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

再如,最高人民法院《民法通则司法解释》第142条和我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中,“受益人给予适当补偿”是不利于保护见义勇为者的权益的。相反之下,倒不如适用无因管理的规定。当然,这种情况下也可以由见义勇为基金会或者国家现行垫付见义勇为者遭受的损害,再由见义勇为基金会或者国家对不法侵害人进行追偿。

虽然现行的民事法律有一定的不足,需要进行补充说明,但是没有必要进行修改或制定专门的权益保护法。我们要做的,是加大对法律的宣传,对见义勇为精神的弘扬和鼓励,让更多的人知道见义勇为者权益的保护方法和民法中的具体规定。

 

综上所述,见义勇为的构成要符合主体、客体、主观和客观四个要件;其民法性质可以是正当防卫、紧急避险、防止侵害或者无因管理,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和不同的民事法律关系来确定;在归责原则上,也是根据不同的情况分别适用过错责任原则、公平责任原则和无过错责任原则,过错责任原则是主要的;在法律的适用问题上,依据不同情况适用不同的规定,无因管理在适用范围上更广,更有利于见义勇为者权益的保护。

 

                                                             作者:三穗司法局 唐进江


 

 

参考文献

 

[1]《重庆市鼓励公民见义勇为条例》.www.Findlaw.cn.2005年.

[2]《河北省奖励和保护见义勇为人员条例》.www.Findlaw.cn.2004年.

[3]《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www.npc.gov.cn.

[4]魏振瀛.民法[M].第四版.北京市海淀区: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

[5]钟秀勇.三校名师讲义民法[M].第一版.北京市海淀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

[6]百度文库.论见义勇为的民法问题.www.baidu.com,2011-03-14.

[7]孔凡辉.见义勇为的法律特征及其司法保护.中国法院网.2003-12-11.

[8]孟祥玉.论见义勇为的民法定性及保护.华律网.2014-03-28. 

[9]卢刚.浅论我国无因管理制度的现状、缺陷及完善.中国法院网.2010-04-02.

[10]石岩.见义勇为民法保护问题研究.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网站.2007-08-23.

 



[①]引自2005年《重庆市鼓励公民见义勇为条例》第三条。

[②]引自2004年《河北省奖励和保护见义勇为人员条例》第二条。

[③]这里的法人包括机关法人、社会团体法人和事业单位法人。

[④]这里的被救助者指国家、集体和他人,下同。

[⑤]这里的“其他观点”仅指正当防卫或紧急避险说与防止侵害说,下同。

[⑥]钟秀勇.三校名师讲义民法,2013年第一版:第233-235页。

[⑦]《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九条:“因防止、制止国家的、集体的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遭受侵害而使自身受到损害的,由侵权人承担赔偿责任,受益人也可以给予适当的补偿。”

 《民法通则司法解释》第142条:“为维护国家、集体或他人合法权益而使自己受到损害,在侵害人无力赔偿或者没有侵害人的情况下,如果受害人提出请求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受益人受益的多少及其经济状况,责令受益人给予适当补偿。”

[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九条:“因紧急避险造成损害的,由引起险情发生的人承担民事责任。如果危险是有自然引起的,紧急避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或者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因紧急避险措施不当或者超过必要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紧急避险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⑨]《民法通则司法解释》第156条:“因紧急避险造成他人损失的,如果险情是由自然原因引起,行为人采取的措施又无不当,则行为人不承担民事责任。受害人要求补偿的,可以责令受益人适当补偿。”

 

上一篇:贵州省金沙县农村法治文化人才队伍建设的探索 下一篇:在学科教学中有机适度渗透法治教育
友情链接: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都司路188号 邮编:550003 技术支持: 贵州省司法厅法制宣传处 安徽华博胜讯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0 - 2015 贵州省司法厅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0004564号-1